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HANGE,WE NEED!

哥们,属啥的?——属手机的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两个话剧  

2010-05-17 14:26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一幕  外婆家的澎湖湾,海滩
  阳光,沙滩,还有那位老船长。
  但大海似乎并不平静。暴风雨就要到来,每个人都要筑起岸堤,保护自己的房子不被风浪侵袭。
  玩沙的小女孩和小男孩,学者大人,也在建自己的堤坝。
  手脚勤快的小女孩,显然很喜欢她的这份工作,开心地搬着材料,心里勾画着岸堤的美丽场景。
  围墙、栅栏,还有赏心悦目的景观树,靠近海边的别墅,大房子给爸爸妈妈住;恩,最漂亮这间就留给自己。
  呵呵,她甚至有爱的在岸堤上插了一朵粉红色的小花,还有自己最钟爱的卡通壁画;哇,一切都太美了,太符合她的审美爱好。
  小姑娘快乐得蹦了起来!
  小男孩很沉默。他学着大人一样在海滩画着线,捡来几根木棍,还很幸运的得到几根大人丢弃的钢柱。
  简简单单。他心目中的岸堤是线条状的,并且很有韧性,能以最小的角度对抗风浪的正面袭击,能迅速排干积水,而且破坏后能自我修复。
  但,这一切效果只能在风暴发生后验证。
  小姑娘很不解,回头继续勾画自己的童话世界。
  风暴来了,毫不客气地来了,没有丝毫同情和爱心——
  风暴过去了,剩下狼藉的战场和遍体的伤痕——
  小女孩哭了。
  看着惨状,她悔恨自己没有做好准备,没筑好围墙,没修好排水沟,没有——总之,一切都没有做好。而没有做好准备,是失败的唯一根源。
  小男孩笑了。
  拍了拍身上的泥土,他的堤坝傲然挺立着,钢筋铁骨,铮铮如同一个长大的汉子。
  第二年,风暴又来了。
  小女孩还在焦急的忙碌,她似乎还记得那些教训,继续插更多的小花,挂更好看的壁画。
  小男孩依然沉默,但已经浑身黝黑乌亮,俨然一个成熟的大人。面对新一轮风暴,自信满满地望着大海;
 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!


第二幕 我的团长我的团,战场
  又打退了鬼子一波进攻,战场上冒着黑烟。
  团长和自己仅存的几个兵,蜷缩在战壕的沟底。已经打了三天三夜,士兵满脸都是污血,更要命的是肚子还在咕咕叫。
  “快起来啦,快起来了”
  白白净净的上海仔阿译突然从战壕后面冒出来。可幸的事,他是全团唯一一个保持严整军容的兵,衣服上竟然没有一死尘土!
  “哎呀呀,天啊,孟烦了,你这个还没弄呢!”
  “万一鬼子从这比过来,对,就是这里,西北面35度这条沟,你怎么办?”
  “你看你看,这条地洞才48厘米高,撤退的时候会碰到头的呀!”
  “丢三落四老头子,这个药箱再放几瓶膏药,人家会流血的!你多带几包药!”
  “你们都别乱啊,你们都听我讲啊”
  “懒惰的孟烦了,邋遢的郝兽医,难道你们不怕死吗?”
  一如既往的阴笑夹杂着玩世不恭,“怕啊,当然怕死;但我们不怕死!”
  鬼子上来了,杀声震天,又一场血战——
  团长和几个仅存的并又躺下了,他们抓紧时间休息,浑身血污。
  战壕后面传来哭声,是阿译。
  “别哭了,鬼子已经被我们打跑了!”
  颤栗的声音,“真的吗?好多子弹啊!呜呜呜,我的防贼地雷,我的药匣子,我的急救包!”
  奇怪的是,阿译在自己哭的壕沟里,还铺了一层干净的麻布,他的衣服还是没有一丝尘土!
  东方既白,鬼子新一轮的进攻即将发起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0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